欢饮参观ku游入口!

ku游入口资讯
栏目导航
ku游入口资讯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总部地址: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ku游拍唐朝戏终于可以不再用明清街道了
浏览: 发布日期:2021-07-31

  ku游入口上世纪80年代,连环画、收音机、电视等文化传播介质上满是炫目多姿的古装元素。以四大名著、武侠小说等为蓝本的文化产品,充斥着各个消费平台,金杨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中国传统文化在他内心扎下了根。

  上学后,金杨“一有时间就会去看一些文史类的书,包括相关的影视剧等”,直到他考入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。某次选题自拟的作业,同学们选择了悬疑、儿童、科幻等题材,而金杨选择了历史题材。当时他并不知道,古装戏会成为他日后职业生涯里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由于影视行业发展阶段的局限,金杨入行后很长一段时间,都未能接触到古装戏。这一等,就等到了2011年的电影《画圣》。

  “其实是一个很小的制作,但是让我觉得很有空间。这部电影等于是把我以前积蓄的一些东西释放了一下,也从电影美术的角度重新梳理了一些我对古代文化的理解。”在创作过程中,金杨搜集了数量可观的唐代资料,《画圣》的美术设计只是浅尝辄止。

  “如果有一个什么项目,能让我把唐代再做一下就好了。”金杨当时想,“因为里面太多东西可以表现了,那时候唐代的以及朝代更往前的历史剧还很少。”

  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不仅让观众领略到导演曹盾对于视觉和美学的追求,也将藏于幕后的美术指导杨志家和金杨推向台前,成为连接大众与美术设计这门学科的桥梁。金杨不止一次向媒体表示:“在影视创作中,美术是将文本付诸具象画面的第一环,而后再通过摄影将其记录下来。”

  大到一条街道,小到一个房间,美术指导选定符合作品需要且能体现其个人喜好的具体事物,将他对剧本的理解和自身美学观念具象呈现出来。对金杨来说,这个探索、发现的过程,是美术设计最有意思的地方。

  就古装戏美术设计而言,“从无到有”是其一大特色。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美术组在毫无参考的情况下,造出唐代长安的街道、靖安司及花萼楼等场景。包括剧中出现的大量道具,都是他们依据历史资料中的蛛丝马迹,通过自己的想象和理解制作出来的。

  对此,金杨尤为感谢曹盾的支持:“曹导对我们美术组非常信任,也会给出很多专业性的建议,推动了工作的高效进行。”

  在剧组里,美术与造型、录音、摄影等部门环环相扣,唇齿相依。金杨以视觉为例进行说明:“你做了一个好的场景,如果摄影没有很好地表现和记录,那你的工作会事倍功半,也会损失很多。当然,对摄影来说,他也需要你提供更多可拍、可视的东西以及更多好的角度,不然他(拍起来)也捉襟见肘。”

  据介绍,电影美术教学的基础由美术和电影理解两大板块组成,导演、摄影、美术、文学均有涉猎,不会按照影视作品类型进行专项区分。“所以说,这是一个特别杂的学科,以后走上工作岗位,什么类型都要做。”金杨说。

  古装戏的筹备工作极为繁复,美术组是最早介入的部门之一。近年来,行业及受众对古装戏的服化道日益重视,美术随之得到了更多的关注与支持,制作方也愿意在美术设计上投入更多的人力、资金和时间成本。

  在实地考察和研究资料时,金杨会从规定朝代的周边找感觉:“比如要拍唐代,我会看它前后的朝代,例如后面宋朝的东西、前面北魏的东西,它们之间演变的关系。唐朝跟它们的区别在哪?是体量感,还是常见的造型,或者喜欢用的颜色?”他喜欢在对比中找方向,寻味道。

  拍唐朝戏还有一个难点——缺乏可借鉴的实物和详细资料。其一,“唐朝的画很少,有些画虽然写的作者是唐代某某,然而是待定的,后来又有很多是宋人临摹,这些不能作为基础”;其二,留存至今的唐代画作里山水画很多,为数不多的人物画又常以留白处理,“屋子里到底什么样,没有怎么表现,顶多是画个屏风,前面坐一个人”。

  金杨还发现,与唐朝相关的典籍,主要记录事件。史书中以大事为主,一些小说和笔记类书籍,有时会展开描述人物的活动。“我们只能通过这些记录和蛛丝马迹,去想象人物的动作,揣测当时的情况。”美术设计这份工作逼着他“兼职做侦探”,他甚至要从古籍里一个开门动作的描述中,推敲这扇门的造型和大小。

  “美术指导挺烧脑的,没有那么简单。如果你只是想完成,那就还好,因为可以学别的片子,比葫芦画瓢。但是如果你想考究,就会发现里面全是问题。一旦你想避免这些问题,那事儿就大了,什么都不想妥协。”

  到位的美术设计是优秀古装戏不可或缺的元素,要做到这一点,就必须对历史保持严谨的态度。故事背景和剧本一旦明确了朝代,那就必须尊重这个朝代既定的美学风格——这是金杨创作时的原则和底线。也只有如此,才能促进历史剧观赏习惯的成熟。

  “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有些被讨论的道具,其实是博物馆里有的,但是大家有时候会觉得它好像不太对。”金杨认为,造成此种情形的原因是,博物馆藏品未必适合直接复刻,很多时候是借鉴和改良相结合。

  “比如说博物馆里有一把琵琶,如果放到居民家里,花色是不是要减弱,质感是不是要更粗糙一点?”金杨说,更多的情况是,根本找不到实物参考。比如普通民众的家具,几乎是没有详细文字记录的。“这时你可能在墓葬里看到一个陶制小桌子,ku游那你就可以想象,如果换成木头做,它是什么样的?是更粗犷,还是更精巧?只能按照感觉去画设计图。”

  古装戏的很多画面是无法用实景完成的,这时就需要借助特效。金杨强调:“当然,这都要在一个准确的画面里。拍之前我们会跟导演、摄影一起开会,决定哪些地方可以用特效去弥补。我们也会在后期的时候,给特效提供一些设计文件,帮助他们理解和完成。”

  美术指导不只是设计师和侦探,也是了不起的管理者,找平衡是他们的重点工作之一。预算和需求相悖、时间和品质难以两全的时候,美术组必须率先担起重任。即便是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这般名利双收的佳作,也难免留下许多遗憾。

  “我觉得一个剧的筹备时间,相对来说永远是不够的,你可以做得更细、更具体。有些场景你觉得已经沟通得很好了,但现场实际的拍摄方式和镜头运动无法预计。可能你做了很多自己非常满意的东西,但是没有被拍进去,你觉得不太好的反而给了近景。”

  诸如此类的遗憾,金杨遇到过太多,影视美术设计没法做到完全准确。好在,还有一些途径,可以向观众展示他们的努力与成果。

  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一些街道和地面建筑,杀青后留了下来。金杨认为,这笔遗产主要有三重意义:一是成就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本身;二是影响了后继者,“让唐朝戏有一点改观,不会再用一些明清的街道,或者不准确的、粗糙的场景去拍”;三是提升了观众的体验,也让大家了解到唐朝的真实面貌。

  对幕后工作者来说,持续性的影响力和显著提高的关注度是很大的安慰。不过金杨最有感触的,是与团队一起打磨作品的过程。

  “这个片子制作艰难,大家最后坚持下来,没有被以往的东西左右,整个理念贯穿始终,而且完成度很高,做出来一个比较特别的剧,很有成就感。完成以后大家都觉得很充实,不管最后评分多少,但过程是充实的,是你享受的。”

  眼下,古风与国潮风靡,金杨对此持乐观态度。他认为,“只要流行,就会有更多的人喜欢。等人群大到一定程度,里面就会出现高阶爱好者,开始去研究真正的古风,这些人会影响其他普通爱好者”。其结果是,懂的人越来越多。而金杨和同行们,不会被风潮左右。

  国民美术教育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尽量提供更准确的内容,逐渐引领大众关注,是金杨身为从业者的使命。

  “悠久的历史是我们民族的宝贵财富,对美术教育来说这是一个特别大的保障。在此基础上,琢磨服饰、道具、建筑的过程,其实是自我的提高。”对创作者而言,文化遗产会带来更大的发挥空间,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这都是件好事。